2011年 中南海恐惧倒台 如今已经公然赤裸裸


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1月26号在介绍中宣部这项新闻管制活动时,对“虚假报导”的界定非常暧昧他说,这个虚假很可能局部是真实的,全局是虚假的,或者具体情节可能是真实的,但放在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中考虑就是不合适的 「国际记者联合会」30号在香港发布年度报告报告指出,中共在2010年,把对「新闻媒体」的钳制扩展到「记者个人」生活空间而中宣部更在2011年推动一项以“杜绝虚假报导”为由头的新闻管制运动,希望把记者本身也变成审查工具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年度报告中,记录了2010年中共官员为了封杀新闻报导,对媒体实行干预的案例例如中宣部对记者下发禁令,禁止报导某些自然灾害和医疗事故等事件如果记者违反上级指令,就可能面临被开除公职,或被抓進牢房等威胁 「国际记者联合会」香港及中国代表胡丽云表示,年报中罗列的事件仅是冰山一角:“去年我们所知的中宣部、省宣传部下达的禁令有三百多条,所以如果以这个作为基本来衡量的时候,今次我们拿到的88项禁令,可想而知,真的是冰山一角而我们更加相信,这些禁令将会越来越多” 除了以记者的工作和人身自由做挟制,中宣部2011年继续出招,希望把记者本身也变成审查工具目前中宣部正在推动一个名为“杜绝虚假报导、增强社会责任、加强新闻职业道德建设”的教育运动,为期半年目地在于教会记者选择性的避免报导中宣部所界定的“虚假信息”一旦触及雷区,就很可能饭碗不保 最近被《成都商报》辞退的资深记者龙灿,和被迫离职的南方报业资深敢言记者长平,就是这项运动的最新牺牲品 有趣的是,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1月26号在介绍中宣部这项新闻管制活动时,对“虚假报导”的界定非常暧昧他说,这个虚假很可能局部是真实的,全局是虚假的,或者具体情节可能是真实的,但放在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中考虑就是不合适的 「无国界记者」组织对中宣部滥用“虚假信息”表示不满,指出“这种做法禁止记者有批评精神,还给各级政府滥用权力、压制言论自由提供了藉口” 虽然,去年,温家宝曾高调肯定言论和新闻自由,指出媒体在推动公开行政方面可以有所作为中共23名老干部也在去年10月发表公开信,要求政府停止对媒体的审查但根据中共官方的数据,近3个月以来,被中共各部委否定或者需要澄清的报导多达20条,而且都是涉及国计民生的大问题这些很可能都将被扫入“虚假报导”的垃圾筐 而中宣部新年伊始就开始推动的这项新闻钳制教育,虽然显示了对媒体的控制不会放松,也暴露出在社区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发展下,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