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达最高峰:旅客吃三顿高价饭只为餐车占座


  通往餐车的过道里挤满了人 一边是卧铺,可以安稳入睡,恍若住在天堂,另一边是摩肩接踵的硬座通道,宛如挤在沙丁鱼罐头里夹在中间的餐车,是一道分水岭,在这里,你可以吃饭占座,打牌消遣,虽然必须三番付费,还要忍受彻夜难眠的痛楚,但挤进餐车,顿时让人产生一种优越感昨日上午,离京17小时后,记者乘K571次列车抵达南昌站,切身体验了春运餐车族的归途之“痛”   都想来餐车:   十多米挤了40分钟   1月29日16时55分,北京西站6站台,一趟K571次北京西至龙岩的列车缓缓启动记者乘这趟火车,踏上了回乡旅程 上车前,因订票落空“裸手”进站,记者暂入车厢的餐车等候补票车刚启动不久,原本空落落的餐车,48个座已全部坐满硬座车厢方向,近20名旅客被拦在餐车外,过道里堵得水泄不通与记者同桌的三名旅客,一人将在河北任丘下车另两人,来自廊坊的小马去往南昌,来自天津的小阙将在终点站下车17时30分,餐车开始供应快餐小马不停地拨打电话,联系挤在9号车厢的同乡小崔   但直到18时20分,小崔才满头大汗地挤过来,接替任丘下车旅客的空座“挤得不得了,10多米挤了40多分钟才到”   来了都不走:   三番付费才能“保座”   餐车通往卧铺一侧,非卧旅客无法通行,餐车另一侧,记者挤到通往硬座的两节车厢间,不仅无法向前,前方还有人扛起大箱逆向而来   据列车乘务人员讲,硬座有900多个座位,但超员无座达90%对无座旅客来说,卧铺车厢是无法踏入的天堂,退一步则是拥挤不堪的硬座车厢因而,挤入餐车或可吃个痛快,同时坐个安稳   原本可以单点的炒菜,因为春运关系,一律改为31元的套餐虽然服务员重复劝旅客快吃快走腾地,但多数餐车族则慢吃慢喝,拖到20时30分晚餐断供,这个座位就到手了,“你以为后面的人就想吃个饭他们也想赖着不走呢!” 到了21时,夜宵时间开始,每位旅客不得不再花30元买了一盒茶点和一杯咖啡到30日早上,大家又不得不再花10元买一碗鸡蛋西红柿面很多无座旅客从上车起,多花71元坐到第二天早餐后   不走也难眠:   整晚睡眠不足1小时   对于餐车族来说,三番付费是个火车上的“潜规则”,挑剔食物和价格、挑剔座位不方便睡觉,根本毫无意义餐车的另一特色是夜不熄灯到了凌晨时分,很多旅客蒙头大睡,以逃避刺眼的灯光坐在记者身边的小阙,无奈地将毛线帽的帽檐拉到鼻孔位置餐车内,部分习惯熬夜的旅客兴致勃勃地打“斗地主”牌,另一些毫无睡意的则大声说话,记者置身其中,根本无法成眠,时而伏在桌上觉得手酸,时而仰睡觉得颈椎疼,直到昨早6时左右,记者整晚睡眠不足1小时同时,眼睛布满血丝,牙龈也上火发炎,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