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 南方周末高调发文回忆文强 非同寻常


文章以过半篇幅描述文强是一个对儿子管教很严、从不为儿子捞取好处的清官,还透露文强临刑时流泪要求儿子给他磕头资深记者姜维平对此给出了分析认为是中共内斗的结果 文强被判处死刑前,《南方周末》曾在2010年6月10日刊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的文章:《死刑覆核:用法治原则给生命留下最后希望》,呼吁刀下留人这次又刊登了文强儿子文伽昊口述的忆父稿件:《阴影:我的“老汉儿”文强》“老汉儿”是四川人对父亲的方言称谓大陆媒体刊登亲属高调回忆已被处死贪官的文章非常罕见 据外媒报道,团派的广东书记汪洋与太子党的薄熙来一直在竞争18大政治局常委的职位近日在汪洋提出了“幸福广东”的说法后,薄熙来马上在《重庆日报》发表“健康重庆”的说法 管教儿子很严格的文强 文伽昊说,高中住校,别人的生活费每周两三百,自己只有一百块父亲从来不接送,都让他坐公交“逢年过节,别人给我的红包要等父母开口,老汉儿说能接就伸手,不能接就不伸手”“媒体说我一个月消费几万、开跑车,事实上我生活上要求很低,平时就吃点饺子、面,喝矿泉水的消费,不抽烟不喝酒,很少出去玩,穿的一大半是老汉儿的衣服极少数同学知道我老汉儿是文强老汉儿教育我,不要在同学面前显摆,你个人的辉煌要个人去拚搏,不能藉助我” 文强早年担任四川省巴县公安局副局长,因“工作能力很强”,1992年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主办的好几起要案被公安部记一等功,如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2000年的重庆抢劫运钞车案、张君案等文强一度成为大陆公安“英雄般人物” 儿子回忆说,文强一直特别忙小学四年级他从郊县到城里,重庆市的学校不要他,“妈妈说,文强,你一天到黑只晓得破案、破案,娃儿都要开学了,学校还没着落后来找教育局出面,才读到书”对于父亲破的案子,“每次老汉儿破案就会回来说,今天晚上你们看新闻我感觉父亲还是很了不起的” 文伽昊还说,“老汉儿一再叮嘱,我们到了城里,接触的人慢慢多了,交朋友一定要谨慎他怕他得罪的人多,再怕别人打着他的招牌乱来”儿子想开个网吧,文强一直不同意,直到2008年后才允许 2000年以后,网上年年都有父亲被“双规”的传闻,后来连文强自己都怕了文伽昊说,2008年某天,文强接到一个去开会的紧急电话,“临走前他对我妈说,要是晚上还不回来,你就把家里的钱扔江里吧” 文伽昊披露,自己在看守所的电视里看到父亲被判死刑“九个月以后我被放出来,罪名是毁灭证据,不过免予起诉”文强被执行死刑当天,“我们被通知与爸爸见面爸爸流泪了,说,娃儿,给我磕个头吧我照做了,但我不知道那就是我们最后一面”据《中国青年报报导》,文强临死前告诉儿子,不要憎恨社会文伽昊最后说,“我不恨社会,也不恨爸爸” 专家:重庆“运动式执法”违背法律 2010年4月,重庆一审认定“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被判处死刑,最高人民法院虽然认定一审一些证据不充分,但依然快速核准了死刑 童之伟撰文批评说,“重庆“打黑除恶”取得了很多积极成果,但从执法方式上看,却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复制1983年“严打”模式的结果:成立市“打黑除恶” 领导小组,进行普遍动员,大规模集中抓捕了3608名涉黑嫌疑人,成立了329个专案组,大量征用临时场所关押犯罪嫌疑人,只见侦检审三者合作,少见它们依法相互监督制约等” 文章还说,重庆法院界定文强受贿“影响特别恶劣”,应该基于其受贿行为“对重庆公安队伍建设造成极大损害”的直接的、有因果关系的证据,但民众并没有看到这种证据另外,法院对领导干部犯罪有从重或加重处罚的倾向:前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受贿1.9573亿元,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文强受贿0.1211亿元却获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 也有网民发帖说:“我为什么说文强犯罪情节不恶劣文强的贿赂都是别人主动送来的,完全没有索贿情节他也没将赃款转移到海外,而且赃款大多都已充公上缴国库跟那些携带上千万美元出逃的官员相比,文强太老实了!何况文强的认罪态度也可以,要是换其他贪官,早就因为主动认罪而获得从轻处罚了!”“一个受贿1.9573亿元的,被判“生”,而文强受贿不到前者的6.2%却被判为立即“死”,这里面很蹊跷! ” 曾被薄熙来利用职权非法关押十多年的大陆知名记者姜维平,在一篇文章中首先分析了中共为什么安排《中国青年报》对死前的文强做最后报导他说:“文强案是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一手主抓的,外界有关他利用反贪打黑攻击政敌的报导连篇累牍,这令中南海高层十分尴尬既然在文强一案上,中共两派已经达成了交易,统一了思想,那么,不论共青团,还是太子党,都希望他早死,因此,他们肯定要向外界展示一种秉公执法的架势,利用中青报的记者专访就是匠心独运了!” 文章还分析说,为什么得知自己被判死刑时,“文强的情绪比较激动,双眼有泪水我认为,这充份说明文强感到有点冤,我不是说他没有贪腐,现在这种一党执政的制度,根本没有监督,全国哪个地方的公安局长不贪污受贿只是贪多贪少罢了!文强深知他死于站队出错!是跟汪洋,贺国强等薄的对立派倒了霉!故他眼中才有泪光!这奇怪吗”“难道重庆市除了文强,上面就没有更大的贪官” 接着姜维平分析了被薄熙来从辽宁空降到重庆、一手把文强打垮的王立军,为什么在死刑执行前要单独会见文强,并谈了近一个小时据说文强写了很多材料,但最后这些都没有曝光出来“他知道文强最心疼儿子,薄熙来也最怕他儿子誓言报仇,故先违法抓捕了他儿子做人质,而且不到节骨眼不放,此时,派王立军来向文强摊牌,放掉你儿子,并让你见他一面,但你临死前必须闭嘴,把你知道的东西埋在肚子里,否则,你儿子将以“毁灭证据罪”判刑!于是,文强转变了强硬的态度,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文强临死前要儿子不要怨恨社会,并让他给自己磕头:为了儿子,文强不得不放弃死前最后一次讲出真相的机会姜维平评论说,“这时文强才知道,每个共产党官员践踏新闻自由的结果,都是自食恶果!每个共产党操控的媒体对它的奇案都无法揭示全部真相!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