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传 从北京到台湾 下 台湾游记(2)


三 我万万没想到会遇见……   看,飞向台北的长荣航空航班,我站在牌子下面仰头望梦想,此刻这么近,曾经那么远!这是多么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个告示牌啊!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却藏着我7年的梦想,就这样,就这样,就要实现了!   “飞往台北桃园机场的飞机噎请乘客们登机了!” “飞往台北桃园机场的飞机噎请乘客们登机了!” “飞往台北桃园机场的飞机噎请乘客们登机了!” ……   我越听越迷茫了,飞机上人很少,我左顾右盼了半天,看到了前排座位上一位脑袋背对着我的大叔,我在空旷的飞机上温柔的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问一下啊,台北桃园机场,是在桃园啊还是在台北啊,台北不是只有松山机场吗”   大叔回头看着我站在他座位后面,十分特别的哭笑不得:“在桃园啊!”   “哦,那怎么从桃园机场去台北呢”   “坐客运去啊!”   “那需要多久啊”   “呃,一会下了飞机你跟我走吧,我也去台北!”通常无法回答的时候都出此路子 “好的,谢谢呀!”这个时候,我万万没想到之后会发生…….   飞机餐看上去很好,没想到鸡肉会很老,油水会很大,我这个口味很清淡的人,吃完一下子就开始翻江倒海的在化妆间吐,吐到一半的时候听见广播:“我们的飞机还有三十分钟就要到达台北桃园机场,并将关闭化妆间……”听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吐     我设想过无数次,如果有一天,我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我的内心将会是怎样的澎湃和激动我曾在厦门做快艇与金门擦肩而过,回望那片满载着承诺与秘密的土地,我甚至不再有心思畅游鼓浪屿可是,当两架飞机带着我接连在天上飞行6个小时之后,重重的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我的内心却开始异常的安静,或者叫凝固看着飞机窗外跑到上或滑行或静止的大小飞机,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到了吗     我背好行李迈出机舱的第一步,终于踏上了梦想的土地一抬头,大叔站在机舱外笑语盈盈的等着我我的天呀,真的带我一起去台北呀!可是可是,我还要换钱、买卡、买手机卡,买……还要上厕所…..好像还要好久的……你会等我吗   那个那个,大叔问我:“你是大陆护照吗那你去左转入境,我在右边”我举目远眺了一下左边,那人那个多啊,非台湾护照入境的人排着麻花大长队在入境,看得我头晕眼花的,我的妈呀,啥时候才能入境啊   “我们到门口那个大花盆那集合啊!”大叔留了句话就向右转了,我跑到麻花队伍里排着   大概是我前面陆客团比较多,他们反而快很多很多,我等了五分钟就顺利入境了海关查了一下往返机票和三个证件,pia了个戳,显示入境时间8月20日我找死的问:“没问题吗” 海关眨眨眼睛说:“没问题吖!”于是我刺溜就窜出来找到大花盆等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大叔从很远的右边呼哧呼哧跑来了,站定惊讶的问:“你这么快啊!我专门找了个队伍长的,为了等你,结果你先出来了!”我一惊,哇,好用心啊,怎么会这么用心的关怀!   “你换钱了吗”大叔问   “没有!”我回答的干脆又利落   “那你带人民币了吗”大叔又问   “钱包里有三十现金,还有几张卡!”我比较囧的接着说“早晨赶灰机,没取现金!”   “那你就带着30块钱来台湾啦!”大叔眼镜要掉啦!   “不是说银联卡通行台湾18个银行么能取钱啊,我干吗带人民币啊!没出过国似的……”   “你连Visa都没带吗”大叔要疯了   “带了,没用过,刚申请的,密码不太记得了,可以当做没带!”我还是斩钉截铁的口气“你看,那里是兑换窗口,我去看看!你等着”我冲着货币兑换的柜台跑去!   “请问人民币可以换台币吗”我踮起脚尖够着柜台问,“啊,我没现金,我有卡,银联哒!”   “隔壁取款机可以直接提!”柜台里传来一个声音   我和大叔左转左转的看见角落里一台破旧的取款机,“台湾富邦国际银行”,哇塞,在这里看到银联标志,跟看到中关村海龙一样亲切!   插卡,我以为会出现让我选货币种类,但是却没有,银行系统自动把我的所有人民币换成了新台币单位我取了5000新台币,抓了一把纸,按着机器上的各种键,忙的乱七八糟,手舞足蹈!   好不容易把钱和卡装包里,大叔说了一句举世瞩目,感动常在的话:   “把一张1000块钱拿出来放外面的小包里,一会你还要用,剩下的放在你的钱包里,贴身保管台湾虽然很安全,但是也要有些防备你一个人来台湾,容易被抢!去哪里都是,护照可以放书包里,防止你的包被抢了,护照还能回家!”   哇~~~我要疯了的!太贴心了!我感动的像佳能的广告词!   这时候我开始有些放心,他能够安全的送我去台北你看,我就是这么一个容易被买通,没有底线的人呀!   即将出桃园机场的时候,大叔突然问我:“你要不要看一下路你回头回去的时候直接去三层出入境大厅,然后办理出境手续但是你看好位置啊,别跟着我跑出来了,回头你回不去了!”于是乎,我扭头没心没肺的瞟了一眼,台北桃园机场!   出了机场大门左拐(在门口,还没算出来)是客运售票大厅,出售所有客运公司的,从桃园机场开往全岛各地的大巴车我和大叔买了国光客运的桃园机场—台北的车票,125元儿(合人民币除以5就好),然后走到门口去排队   队伍很长,我捏着票根跑过来,颠儿过去,加之天气炎热,酷暑难耐,一会手里的票就变成了皱巴巴的样子大叔看看我手里的票,把他的递给我,说了一句又感动常在的话:   “你用我的吧,你可以做纪念,我只是报销而已,你把你的给我!”疯了疯了,台湾人怎么可以这么贴心,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哇,我一堂堂中文系学生,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了!        坐在车上,大叔“命令”我拿出一个小本,他口述,我记录 他的大陆和台北联系方式,用于我在台期间遇见危险可以求助于他! 台北的主要景点,用于我明日白天的游览 全台湾重要景点概览,用于我这种不作功课,带了一张地图就跑来的人! 最后,帮我设计了行程安排,虽然最后我并没有按照他的指示来环岛,但是但是,你有没有觉得,一下飞机遇见这样一个哪儿哪儿都帮你办好,哪儿哪儿都帮你想到的人,特别特别不可思议   后来很多人都讲:你不怕他是骗子啊,你不怕他会欺负你啊,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跟人家走了啊!胆子也太大了吧!   其实其实,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们的内心太没有阳光是不是我们乐于助人的细胞正在慢慢丢掉,当我们看到一个特别热心的人的时候,内心就产生了质疑和慌张说真的,在后来的台湾环岛十天中,即使在很远的乡下,漆黑的郊外,我坐在陌生人的黑车上,虽也曾害怕和紧张,但却从未有过危险的信号我到今天都在想,究竟我是警惕性太低,思维缓慢还是我周围的环境太过压力很紧张人与人的信赖其实是个多么简单的东西我们一同都要去台北,那么同坐一个车,同买一样的票就好只是早就听说台湾人热情好客,但却惊讶于如此的好客程度!   大下午的闹哄哄的机场,一个堂堂大陆高等学府中文系出来的学生会因为看不懂繁体字而上错车,跟错人,走错路,回不了家吗可能吗如果遇到危险和不安,自己就不会跑吗如果警惕性实在很高,我们是否应该把最高的警惕性放在如何让自己随机应变上,而不是放在提防那些好心和坏心的帮忙上呢   我们从小生活的环境,事实上20多年的生活极少遇见危险和灾难,但却被不断的教育预防和警惕,直到我们的内心开始变的畸形而没有温暖和亮光生活中遇见新婚女子怀孕,大多数人的第一反映不是祝贺天使的降临,而是躲在背后去计算是否是未婚先孕奉子成婚,进行无端无之止境的猜测和质疑,纷纷扰扰无休无止,仿佛对方不是正点怀孕便成为了话题女王!明星获得成功,不去鼓掌祝贺,却在茶余饭后猜测是否有被潜规则上位,潜了哪个导演,睡了哪个制片,送了多少红包,安了多少眼线尽管美丽的背后确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和行为,但又怎样呢呈现给你看到的不是很好的东西吗精湛的电影画面,可爱的孩子笑脸,为什么不能心态阳光一些呢这样充满负面和阴暗的环境下,会有怎样的结果呢我像这是否就是我们永无法企及的热情和好客呢   车开到台北车站,台北最大最大的交通枢纽中心,下车,拍照台北车站看上去很小很破,还不如北京站大,也没什么装修,远远望去风雨飘摇的样子,但这样的一座小房子,承载了台北每天忙碌的火车运输大叔说:“你远一点拍全了,会觉得宏伟一点!”宏伟,宏伟,是指有文化,有历史,有年轮,有岁月,更有生命和感情的意思吧!这样一个中心城市的交通总站,没有大钟,没有旋转楼梯,没有电梯,没有瓷砖,但是却让人感觉有些不忍心的感觉,让我想起来《海角七号》里的画面,用大陆眼光定义出来的破旧,却包含着这个城市或者这个岛屿居民的几十年的感情和积淀吧!     大叔带我去711便利店买了台北的交通一卡通,叫做“悠游卡”,押金100,我充了200元儿,因为听说捷运25元一次,还是会很快耗光的!   台北捷运站地下四通八达,可以在地下换到客运站、高铁站、火车站、三条捷运线(我们叫地铁)每个人都走向自己的方向,因此迷乱无章指示牌各处林立,稍有不慎就会miss掉某个牌子而走错方向在通向捷运内部的刷卡处,大叔要走了,因为我们不再是同一个方向了此时的我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感谢的话好像太俗了,可是还能说什么呢他没有必要帮我,但是却帮我了很多,以至于我不太记得怎么从机场到了这里大叔,感动又来的说:   “有问题可以找我,我25号回大陆,之后可以打我大陆的手机!祝你玩的愉快!遇到台风的话就不要出来玩了,安全第一位!就送你到这里,你进去吧,我走啦!”然后就真的扭头走了,就是这么轻松的走了   你看,他没有骗我,一点都没有,他是个很好很好的台湾大叔,我怎么可以用我不阳光的心去亵渎他的善良!   我刷卡进站,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摘下书包,拿出小本子,翻开找到台北沙发客的电话:   “喂,你好,婉欣,我是大陆的星仔,我到台北啦!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